penpen

是个清水文手,喜欢各种梗,希望大家多提介意多捉虫多多指教!!!
是个丞星!
希望有同好扩列!!!!磕一对cp的那种!!!
吃信白米英汉康富贵皇权鸣佐什么的!!
❤❤

【约策】

①两人相差5岁且守约玄策为对立面。
②ooc拖更都会有
③实在是好久没写文了文笔怪怪的还请大家提提意见什么的

百里玄策上次见到哥哥是在十年前。也是他第一次被抛弃。小小的狼崽缩在床脚边。即使外边有再多的尖叫,哭喊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似乎那群强盗已经走远了。百里玄策小心地直起身子,跑到窗前向外看。看到的是一片猩红。百里玄策抱住自己心里默默安慰
“没关系,哥哥一定会回来的”

  等了一天,百里玄策就饿的神志不清,似乎在迷糊中有个蒙着面的男人救了他。百里玄策只记得在那几年里,他无时无刻不想哥哥。只是在无数次伤痛之后。哥哥的样子已经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 咬着牙将自己身上的伤口进行缝合,虽然一开始被吓得不停大哭。但男人只是冷冷地说
“如果这点小痛都受不了,你就永远只会被人抛弃。”
十年了,百里玄策17岁。

“你..你这个疯子!”男人尖叫着指向红发少年,少年此刻正愉悦地看着眼前的男人。仅仅咧开嘴露出灿烂的笑容:“你说我是疯子?不不不。我只是在享受罢了”
  少年转过身,随身甩出镰刀,男人的头颅随之落下。
守卫队正召开紧急会议。
“真是猖狂,现在竟然有人敢在我眼皮底下杀人,昨晚谁值班的!”粉发女人猛的一拍桌子,水杯中的温水也溅出落在木桌上。守卫队队员也都一个个心事重重。有人死在长安城内,这不明摆着打大家脸嘛。
“木兰姐,昨天值班的那两个人现在还没回来..”一队员战战兢兢回答道
  “一定要彻查此案,老娘一定会扒了凶手一层皮!守约,凯,苏烈你们几个跟我来。”花木兰紧握拳头,略带威胁的笑了笑“敢在老娘管辖的范围闹事,真是活腻了”

  “这人恐怕死了一晚上了,看伤口应该是被利刃所伤。”凯不着声色的踢了一下尸体。
“看样子死前应该收到了什么极大的惊吓,不过这种人真是死不足惜。”这人大家也认识,常住长安城内小混混,头上有点人就常常胡作非为。
“那很有可能是被仇人所杀咯?”木兰紧盯尸体半天也瞧不出个所以然
“不。”百里守约看向四周。“狙击手的直觉告诉我,那个人也有可能在享受这场杀戮”他稍微停顿,接着继续说“如果只是为了报仇,应该不至于把这里弄得那么满目疮痍。这里的痕迹明显是被砸断的。”他指向一处断裂的木条。“尸体腹部也有很明显勒痕,看上去也有很多出皮肤内出血的症状。你们看。”百里守约将尸体衣服掀开,尸体上有许多处红斑点。“这个人还很会控制力道。”
“也许该查查最近出入口的登记,毕竟没有人能瞒过我们进入长安。”花木兰将头绳勒紧,指着众人半眯眼眸“将这个人尸体处理一下。如果这个人是为了享受,他就一定会再次杀人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