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npen

是个清水文手,喜欢各种梗,希望大家多提介意多捉虫多多指教!!!
是个丞星!
希望有同好扩列!!!!磕一对cp的那种!!!
吃信白米英汉康富贵皇权鸣佐什么的!!
❤❤

【约策】

①两人相差5岁且守约玄策为对立面。
②ooc拖更都会有
③实在是好久没写文了文笔怪怪的还请大家提提意见什么的!!
④诈尸!

  “查的怎么样了?”花木兰捏着鼻子看向地上一摊猩红和一些动物尸体,在尸体中间还有一大块黑红的骨头。“这是...什么骨头?”
  凯将骨头挑出,端详着骨头,沉思一会儿说:“这应该是人骨。”
“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少了点什么。”

   夜晚,百里守约靠着城墙,难得的拿出一坛酒往嘴里灌。小队里的酒十分辛辣,直呛得百里守约一阵咳嗽。
  百里守约拿出一个带血的木牌,将它放在鼻子嗅了嗅。艰难的扯出一个微笑道。
“不会吧,应该不会的。”

  百里玄策满身鲜血的回到那处荒野,大喘着气走到附近的河流。
“唔!”残暴的扯开腰间的绷带,一条条狰狞的伤疤显露出来。他一手拿着镰刀将腰侧的肉切开一些,另一只手将子弹扣出。
是的,这次的行动失败了。
百里玄策正将一个残忍的驯兽师狠狠地拍向地面时,一颗子弹向着他冲了过来。也许是这位狙击手是个新手什么的,子弹竟出现了偏差——并没有精准的将百里玄策击毙。可惜的是,百里玄策在逃跑时,将刻有哥哥名字的木牌遗漏了。
 
百里玄策将绷带重新扎紧以后,瘫倒在河边。狼的恢复能力很强,现在隐隐约约能感受到伤口处痒得难受。
他不会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想哥哥了。
“切..下次再碰到我就不会这么简单了。”

托那坛酒的福,第二天百里守约青着一张脸来签了到。
“百里,你没睡好?”花木兰坐在木桩上啃着馒头,颇有抱怨意味的说“没有你做早餐我们都只能吃这个了”
“嗯..抱歉,昨晚喝了点酒。”百里守约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下,并接过了花木兰抛过来的馒头。
“昨晚我一直在想那个案子。”凯喝了一口酒后说“血迹是一滴一滴的,看上去不是驯兽师的。而且在一处血迹上,貌似有什么长方形的东西,因为那块是干净的,像缺了一块什么。大小看上去应该是...名牌什么的。”
花木兰接着说“那个人在杀人以后受到了袭击。而那个木牌被凶手捡起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血迹很均匀,受了伤后应该没有停下来捡那块东西。而这块东西被袭击者捡到了?”
“正是我的想法。”

  百里守约清楚,那块东西就是他捡到的木牌,上面刻着“百里荀”。而那个所谓凶手,正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。

评论(2)

热度(42)